日本女性贫困远超想象 色情业成救命稻草

在日本新宿街头的夜色下,拖着色彩各异拉杆箱的女孩们络绎不绝。她们的打扮或普通或时髦,看起来像是游客,实际上是无家可归的“漂流少女”。

她们离开了父母和家乡,徘徊在24小时不打烊的咖啡店之间,坐在有电源的座位边给手机充电。出门在外,手机是她们漂流在外的唯一安慰。她们正是NHK电视台寻找的那群最底层的「贫困女性」。你可能会感到疑惑:这些外表光鲜亮丽的年轻女性,跟贫穷有什么关系?

她们不应该过几年就能找到一位值得托付终生的老公,幸福地做上全职太太,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了吗?然而事实并非如此,NHK调查出的女性贫困现状,远超人们的想象。

根据日本国税厅统计,2014年日本职工年均收入为408万日元(约人民币23.6万0元)。其中,男性年均收入为502万日元(约人民币29万元),女性年均收入为268万日元(约人民币15.5万元)。

更加让人咋舌的数据是,现在全日本年轻女性(15-34岁)的贫困人口(年收入低于200万日元,约人民币11.6万元)已到达289万人,也就是每3个人中就有1个是贫困状态。

这边跟大家解释一下,在高物价的日本,年收入低于200万日元,就已经属于贫困阶层。节目中给出的一个个鲜活案例,也带我们走近了日本真实的贫困人群。

案例一 每天只吃一餐的网咖姐妹

节目组从一家网咖老板口中得知,有间租间住着两位未成年的姐妹,姐姐19岁,妹妹14岁。

因为母亲付不起房租,两姐妹被逼无奈,一家人只能住进了网咖。两人每天只吃一顿饭,买一个面包两人分着吃。

如今的生活,全靠姐姐每月打工挣的10万日元加上母亲给的一些钱。两姐妹的目前唯一的愿望,就是过上那种「不为明天吃什么而担忧」的生活。

案例二 凌晨5点起床打工的辍学女孩

千寿枝是家中的长女,今年19岁,本该开始大学生活的她,却在初中时就早早辍学。

小学一年级时,她爸爸不幸去世,随后妈妈又得了肾炎,于是全部重担压在了她的身上。初中辍学后,她出了照顾全家,还要去便利店打工,为此她经常谎报年龄。

记者问她,你想要过怎样的生活呢?她想了想说,我没有什么理想,如果非要说的话,就是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吧。

案例三 被学贷缠身的大学毕业生

24岁的村上悠,自2年前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做兼职打工,如今在一家餐厅做服务生,这份工作和大学时期的兼职没什么区别,时薪只有800日元。

而在海外留过学的她,是想从事旅游相关的工作。如今,却被上学期间的助学贷款压着喘不过气,至今不能还清。

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,日本早已进入了全员入学时代,几乎一半以上的高中毕业生都可以上大学。但大学生里,近三分之一都要靠助学贷款才能入学。

为什么年轻女性会落入这样的贫困境地?随着记者深入采访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,虽然离异家庭、受教育程度低等因素更易导致女性贫穷,但女性被封闭在贫困之中的更深层次原因在于「派遣社员制度」问题。

在日本职场,工作形式主要被分为3种:正式员工、派遣员工、小时工。其中,派遣员工是日本企业的第三种职业种类,与钟点工类似。

只不过,派遣员工由派遣公司管理,所以所得工资也会被派遣公司抽成。另外,派遣员工每三个月就要重新和公司签一次契约,相较正式员工而言,根本没有保障。三个月一到,公司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你。

另一方面,经历过日本泡沫经济后的企业也发现,一些非核心岗位让派遣员工来替代正式员工,可以大大降低人力成本。对派遣员工,企业无需负责提供医疗、保险等福利,也无须派发退职或退休金。

正是这两方面的合谋,加深了女性即使就业也无法摆脱贫困的窘境。在这样的用人制度下, 2016年非正式女性录用工竟已达到了六成。

讽刺的是,日本最让人嗤之以鼻“色情产业”,竟给这些年轻贫困女性提供了最后的避难所。文章开头提到的“网咖少女”这一群体,有些为了生存,选择做起了援助交际。

色情行业不仅用高工资吸引着年轻、单身女性,同样也做起了人性化服务。为了吸引单身妈妈这一群体,日本有些卖春店招聘栏上,甚至会注明“宿舍与托儿所设施齐全”字样。

跟政府的繁琐程序比起来,年轻单身女性生活所需的环境和援助,在这里一步到位。

但委身于风俗业派遣公司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即使在这样周到的“安排”之下,色情和育儿的双重压力,依然逐渐消磨着这些女性的意志。

责任编辑:秦陆峰 (FJ136)
0

热文推荐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
热乎 热乎视频 App 北京时间客户端 首页